当前位置:首页 > 关于笙 > 芦笙师的命运

芦笙师的命运

2年前 (2022-08-09) 热度:262 ℃
选择读文语音:

本文摘要

qzss.top

外公遗照芦笙师的命运文/熊伟外公曾是十里八乡闻名的师、风水师。外公得病卧床时,他扛着气枪带我一起打麻雀的日子,我高兴地飞跑过去拾起麻雀,外公一家(大约拍摄于2002)在我的记忆里,外公一直是严厉的样子,大舅、二舅、三舅、四舅都曾跟外公学过芦笙,我已经记不清大舅的面容,说是大舅给我的留念。只是大舅的音容笑貌已经模糊,静静思念大舅,舅妈带着幼小的两个表姐妹改嫁了,二舅打工回家的那天夜里,他赶忙往外公家跑,只看见两个孩子坐在床边痛哭。外婆把两个孩子接去了。

外公遗照


芦笙师的命运

文/熊伟

外公曾是十里八乡闻名的芦笙师、风水师。如今,他用过的芦笙,有的转送了别人,有的损坏遗落,只剩下一把被挂上土墙,布满了蛛丝;他的罗盘、镇印,他手抄的《万年历书》《子平真诠》,统统被裹进狭小的箱箧,任虫吃鼠啮。

记得是高二那年,外公去世了。六七年过去了,外公的冢上宿草深深,回溯前尘,恍如一梦。

外公是因为脑溢血去世的,他平生操劳,不仅为儿女奔波,还为其他与他有关联的人。外公去世的时候,我没能去祭拜他,那一天,恰好是我去入学的日子。父母安排了芦笙手、鼓手,又联系了一辆车送他们过去,我搭着这辆车,一路颠簸。到了镇上,我被放了下来,他们继续前行。

其实,外公得病卧床时,我曾去看望过他。那间屋子很黑,我站在他的病床前,只听见他病重的呜咽,外婆扶他起来,他已经记不得我了,疾病已经掠走了他的全部记忆。不知道他的脑海里还记得谁,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想起迷雾朦胧的清晨,他扛着气枪带我一起打麻雀的日子,他的枪法很准,气枪噗的一声,杉树尖的麻雀应声而落,我高兴地飞跑过去拾起麻雀,那是当时最美的野味。




外公一家(大约拍摄于2002年)

在我的记忆里,外公一直是严厉的样子,又感觉他神圣庄严。外公在世的时候,家里一切都是井井有条的样子,他把整个家布置得很美好。同时,外公精通芦笙、木工、中医、风水、丧葬,他的声名远播附近好几个村寨。凡人有事,都来找他,所以外公经常不在家。父亲说,外公是老一辈的芦笙手了,真正的芦笙精髓只有在外公那一辈才能找到,大舅、二舅、三舅、四舅都曾跟外公学过芦笙,大舅最得真传,可惜他英年早逝。我已经记不清大舅的面容,他去世的时候我还很小,似乎还没上小学,爸妈去看他,只带回一顶竹子编成的帽子,说是大舅给我的留念。现在,那顶帽子还在,只是大舅的音容笑貌已经模糊,淡出人们的视线妈妈说,大舅葬在高高的山岗上,因为是疾病去世的,他没能进祖坟。每年去外婆家,我们都要面对那个山岗,静静思念大舅,或许他也会站在那里,思念这边的亲人。大舅去世以后,舅妈带着幼小的两个表姐妹改嫁了,嫁到了离村子不远的白泥湾。


当地芦笙样式 (网络

二舅,当过兵,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帅气的小伙。我看见过他在一辆吉普车前的照片,他说,那是他在老山当兵的时候照的。二舅的人生,因为二舅妈的去世而改变。二舅妈在世前,为他生育了两个女儿。有一年,二舅打工回家的那天夜里,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夺走了二舅妈年轻的生命。他们一家四口睡在楼上,两个未成年的孩子睡得很香。二舅凌晨起来解手,发现自己的女人断了气。他赶忙往外公家跑,一边跑一边疾呼。等亲人们赶来时,只看见两个孩子坐在床边痛哭。后来,外婆把两个孩子接去了,二舅也过上了以酒相伴的日子,浑浑噩噩。在亲人的介绍下,他又找个一个媳妇,也没过长久,终究还是跑了。在酒精的腐蚀下,二舅渐渐没了个人样。他的屋子漏水了没人补,围墙塌了没人修,院子里长草了没人拔,就连他养的猪,也没人喂。过年杀猪的时候,人们在猪的胃里发现全是稻草。二舅精神正常的时候,人很和善,他每天都来帮外婆修修桌子、补补篮子。到了春耕,他又去给亲人犁地,他不要一分钱。他精神紊乱的时候,呜哩哇啦骂个不停。人这一辈子最痛苦的事情,他都经历过了,只是他没能挺住。

三舅,最善良的人。这几年,他患了耳鸣,只有大声说话他才能听得到。父亲说,三舅上中学的时候成绩也很好,只是没有继续读。有一年,外公家里种起了烟草,几个舅舅押车去卖烟草,行到一地忽然翻了车,三舅受了重伤。在医院养了很久,回到家以后,同村的一个女娃每天都来照顾他,端屎端尿,后来,这个女生就成了我三舅妈。三舅是入赘到她们家的,那时候她们家里很穷,连一个装水的缸子都没有。那时候,我妈妈总要接济一下三舅,给他一罐油、一袋米什么的。三舅也很能吃苦,生生养育了两个孩子。每年去三舅家,他总是说:你父亲最知道我的艰难。是的,自从大舅去世后,我母亲就成了外公家最年长的孩子了,她有义务帮助他们,尽管很少。最善良的人,也是最容易被人欺负的。三舅的苦难,只有他自己明白。母亲说,三舅喝醉的时候经常会去外公的坟头痛哭,或者躺在那里。不知道外公能否感知他的苦痛。

四舅,外公家里最小的男孩子,自然也就跟外公住在一起。母亲说,四舅小时候很调皮,放牛的时候他经常爬到很高的树上屙屎下来。母亲还说,四舅的脾气像牯牛一样倔。四舅初中便辍了学,在外公的安排下,他去当了兵。当兵的连队在很远的江苏南京。有一次四舅回家探亲,我跟他上街,看见各种玩具,就跟他耍懒皮,还撕裂了他的夹克。四舅说,那件衣服还在。探亲假结束,他返回南京的那天,外公、父亲和我一起送他,回家的路上,我问父亲:四舅还会回来吗?我只记得当时哭花了眼。后来,四舅退伍了,他经常给我讲部队里的故事,只是我听不懂。他讲98年发大洪水,他的战友们都去抗洪了,只有他没去。他教我唱《祝你平安》,可是,他自己的命运却不是平平顺顺的。再后来,有了四舅妈,不知什么缘故,他们的好几个孩子都夭折了,我似乎还记得那几个孩子的名字。外公的去世,让四舅一下没了方向。他也开始酗酒,开始打人,开始浑噩的人生。


外公村里的龙树(杨凯 摄)

前年,去看望外婆,她老了很多。我问外婆外公生前留下的书籍,她说锁在一个箱子里。翻开箱子,仔细端详外公的遗物,仿佛看见他手握芦笙,在花山场上蹁跹起舞的样子,隐隐约约记起他生前坐在书桌上替人算命择吉画符的日子,只是他没能算出自己的日子。

日子过去很久了,外公的名字已经很少人记得,也很少人谈起。闹四人帮的时候,外公被村里的一个人诬告差点丢了性命。这件事之后,外公坚强了很多,他把整个家业扩展得很大,在屋前屋后开垦了很多土地,遍植桃李。如今,每逢四五月,桃李成荫,硕果累累,他的儿孙们或许正在树下纳凉食果,不知道他们是否记得当时的植树人呢?

外公这一辈子,就是勤勤恳恳的一辈子,他没有忘记生养自己的爹娘,以及足下的土地。外公这个家庭的命运,仿佛应了外婆的那句话:闹饥荒的那几年,全家人都快饿死了,你外公的母亲跑去西洋带回粮食才救了他们一家子。是的,外公的子女们未尝不是这种命运,虽然没有饥饿的困扰,却有来自生活中的种种困难将他们击打得体无完肤。或许,他们,乃至是我们,都无法逃离这种宿命。俄狄浦斯的故事,让我们不得不感叹命运的悲凉,只是我们的命运,没人去说穿。


人们在龙树下吹奏芦笙(杨凯 摄)

图片来源:杨凯、熊伟、网络

本期编辑:三哥

本文标题:芦笙师的命运
本文链接:https://qzss.top/p_177.html
作者授权:除特别说明外,本文由 【千竹书笙】徐勇 原创编译并授权 千竹书笙官方网站 刊载发布。
版权声明:该项许可协议允许重新传播,他人可以下载并与他人共享千竹书笙官方网站平台发布的作品,但是该他人必须在所使用作品的正文开头的显著位置,注明原作者的姓名、来源及其采用的知识共享协议,并与该作品在千竹书笙官方网站平台网站上的原发地址建立链接,同时,该他人不能对作品做出任何形式的修改,也不能进行商业性使用。

微信扫码可打开本站小程序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中国传统乐器

中国传统乐器

原标题:中国传统乐器中国传统乐器中国乐器通常指的是中国特有的传统民族乐器。我国吹管乐器起源甚古,相传在四千年前夏禹时期,就有一种用芦苇编排而成的吹管乐器叫做钥。在民间婚丧喜庆及民俗节日中,吹管乐器等俱...

《原风景》日本笙(to the Gesisis)(1998)

《原风景》日本笙(to the Gesisis)(1998)

曲:汤签让二(Joji Yuasa) 汤签让二的原风景诞生于1998年。Yuasa被视为日本别具一格的现代作曲家。细腻的音...

台州三位“00后”吹奏员国赛获奖

台州三位“00后”吹奏员国赛获奖

  本文转自:台州日报  本报记者诸葛晨晨  首届“国韵杯”民族器乐艺术展演活动结果日前公布,台州有3人获青少年组“未来之星”奖项,他们是来自台州市金龙少儿民族管乐团的“00后”选手谢濡泽、刘瀚琦和张...

吴彤-笙歌《我们的田野》 live(2019世园会闭幕式)

吴彤-笙歌《我们的田野》 live(2019世园会闭幕式)

“红旗笙以特写姿态完整亮相啦!我寻思这是想起来鄂伦春小唱了所以又改编了一首儿歌?二话不说先摇起来x这次还带着一群小孩子一起摇哈哈哈!小朋友合唱团?(字幕还写了领唱:吴彤。。。)感觉有点类似中国喜鹊时期...

芦笙,苗家人的精气神

芦笙,苗家人的精气神

《诗经》:吹笙鼓簧,吹笙吹笙,鼓簧鼓簧。南宋范成大《桂海虞衡志》:卢沙瑶人乐,状类萧,纵八管、横一管贯之。南宋周去非《岭外代答》:瑶人之乐有芦沙、铳鼓、葫芦笙、竹笛。明代钱古训《百夷传》:村甸间击大鼓...

《二泉映月》笙文曲

《二泉映月》笙文曲

曲:阿炳改变:冯海云《二泉映月》是一首耳熟能详的二胡名曲。低音文曲笙版《二泉映月》的新意在于笙复调多声性演奏技术的有效运用。低音文曲笙音色圆润、浑厚。乐曲中伴随主旋律的复调声部如影随形,为听众展开了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